EMBA教育一种中国模式的可能性

2002年国家教育部批准30所高校开展EMBA项目。近日,首批国产EMBA学员相继毕业,记者参加了南开大学、清华大学等高校的毕业典礼,明显感受到企业家们渴望获得新知识,接受新观念,追求终生学习,不断完善自己的积极氛围。

需求来自终身教育

“从1985年到1998年,我在政府机关工作了14年,基本上是处于一种与市场隔绝的工作环境中,1999年我进入企业工作,开始面对市场,这6年来,`怎样面对市场,把自己学到的知识和工作经验用到实际工作中去,理论和实践的结合,政策和实际的结合’都成为我必须面对的问题。这两年来的学习让我感觉提高了一个层次。”获得南开大学EMBA学位的满总经理说,谈起这些年来的工作经历不无感慨,正如他和其他EMBA学员所说的,这个项目为他们提供了一个继续教育的平台。

“和一般的学生比较起来,他们的学习目的更加明确,学习的动机也不那么功利,他们的追求更加接近于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中的自我实现型。他们从学习中所得到的,除了事业上的进一步成功之外,可能还有一种精神意义上的自我完善。”南开大学国际商学院一位教授用这样的话评价他的第一届EMBA学员。

“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探索。因为随着经济的发展,社会各个阶层都涌现出一批已经取得一定成就的人,他们在自己事业发展中感到一种需求,他们对学习的需求远高于一般的在校生,这种学习的需求至关重要。”一位教授的话清楚地说明了EMBA教育市场之所以存在的原因。

同时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开始重视社会责任,在采访中各位企业家都乐于谈论这一话题,尤其一些国有企业的领导者们表示,经过学习,他们在企业的经营管理中自觉加强了社会公共意识,这也将成为他们未来学习提高的一个方面。

备受争议的价格

中国的EMBA教育自诞生以来就伴随着对其高昂学费的争议。记者了解的数据是,北大光华管理学院EMBA项目:25万元;人民大学商学院EMBA项目:2.4万美元;北京科技大学与阿灵顿商学院联合主办的EMBA项目:11.6万元;清华大学EMBA项目:25万元;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与华盛顿大学奥林商学院合办的EMBA项目:31万元;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项目:23.8万元;南开大学国际商学院EMBA项目:19.8万元。

姑且不论这里存在的社会问题,我们只想知道,付出的不菲价格是否让被服务者感觉满意?“我们的债转股,没有依靠任何政策,包括政府的和银行的,完全是通过资本运作、资产重组和外贸公司实现的。”青岛某知名公司的满总谈到自己的成功经验时显得有些兴奋,但是他最后不忘补充一句“这些决策的成功都来源于这两年来的学习,物有所值。”

在交流过程中,首届毕业的学员们普遍对所接受的教育给予满意的评价,师生关系非常融洽,但是这些学员们也承认,一旦碰到不负责任、没有认真备课的教师,他们也会毫不客气地向校方反映,要求立即更换教师,毕竟他们一上午的学费要上千元。

而南开大学国际商学院院长李维安是这样回应一些对EMBA学费太高的声音,“我们的很多企业往往喜欢交反面的学费,前有三九、长虹,今有创维、中航油和伊利。有些企业在国内国际市场给国家损失了几十亿元,然后有人就会说,这就算是交了一次学费。

其实对学费的这种看法并不源于李院长本人,他说,开设这个项目以前,他们也没收过这么高的学费,但是当南开大学跟山东青岛市政府的领导同志谈到这个问题时,那些领导的回答令他们出乎意料,“这个学费不算高,企业的一次决策失误损失多少钱?”

在南开大学的首批学员中,有一部分就是青岛市大型国企高管。李维安院长谈到此事时说,青岛国企之所以强,关键就在于企业家懂得不断学习,不断更新观念,能够建立一支学习型的企业领导团队,而且当地政府懂得学习,很多政府官员能够认真研究经济,有的也在接受在职培训教育。这些政府部门的领导能够认识到企业家的价值和贡献,尊重企业家,推动了企业发展。

据了解,在南开这届毕业生中民营企业家的比例约为2%,李院长也对京、津和山东等地区的民营企业不够规模,这次来参加EMBA培训的民营企业家较少流露出了一丝忧虑。

群雄逐鹿,竞争激烈的市场

目前国内的EMBA教育市场已经有了公立大学自办、公立大学与国外院校合办、大学之外独立办学等各种形式。市场竞争已经变得相当激烈,各个市场主体都在不遗余力地争取创出自己的品牌,根据自己所占有的资源实施差异化战略,发挥比较优势。

比较有代表性的,如李嘉诚基金创办的长江商学院和由上海交通大学、上海市政府和当时的欧共体合作创办的独立商学院——中欧国际工商学院。

长江商学院的院长项兵说,长江的吸引力,首先,是给教授们一个梦:他们要用10年时间为中国创建一个世界Top10的商学院;第二,实现这个梦的战略和战术必须是可信的;第三,就是“教授治校”的学校治理制度创新;第四,是激情,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激情,而且是整个团队的激情。再就是认真做事,锲而不舍。

而中欧国际工商学院走的是一条国际化道路,为了办一所“不出国也能留学的学校”,中欧引进国外师资,招收一定比例留学生。相比较体制内的学校,中欧一开始就树立这样的目标:建立自主品牌、走国际化道路、以市场为导向、与企业结成战略伙伴关系和为校友提供终身服务。

中外大学合作办学的模式中比较有名的包括北京的对外经贸大学和马里兰大学EMBA合作项目、上海的复旦和华盛顿奥林商学院EMBA合作项目、广州的中山大学岭南学院和明尼苏达大学卡尔森管理学院EMBA合作项目,还有香港科技大学与美国西北大学EMBA合作项目。

“竞争是正常的,办得不好的学校,价格再低也是没人去的,只能自生自灭。”李维安院长对现在的竞争局面似乎早有估计。

关于品牌问题,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管理学院院长王方华指出,中国很多名校,它的商学院并非一流,但是学校是一流的,很多学生是冲着这个学校去的,我们能够感觉到这个时代很快就会过去,将来的学校以商学院为荣,哈佛大学是以哈佛商学院为荣。我们中国也应该有这么一个过程,就是中国最好的学校应该以商学院自豪。这个品牌正在逐步建立过程中。

从这番话中,我们可以预见到未来的市场竞争格局正在酝酿之中,越来越激烈的竞争和残酷的淘汰成为必然趋势。

EMBA的中国理想

职业经理人的培养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南开大学校长侯自新说,杰出的领袖一定是在实践中产生的。这也印证了像李嘉诚、张瑞敏那样的世界级领袖都没有接受过商学院的教育却能够获得如此成就的事实。

那么为老总们提供的像财务管理、人力资源管理、市场营销、组织行为学、战略管理等这些课程,所传授的仅仅是一种管理方法,这对商业领袖的产生究竟有多少价值呢?

中国发展研究院院长艾丰说过,一个领袖级企业家的出现需要许多内部和外部的条件,商学院教育所追求的只是在再学习再教育这个条件方面尽一些绵薄之力。

教育专家都承认,适合EMBA教育的应该是,选择一个跟你风格相似的、成功的领导者,长期跟随他、模仿他,这就是所谓“师傅带徒弟”式的培养方式。这样学习的效果好,但成本太高,可操作性不强。

因此,成功的商学院就应该在高水平的课堂教学基础上,力求让学员们更加接近真实的实践学习,这就需要学校有大量的投入。长江商学院的院长项兵说过:世界顶级商学院都是不赚钱的,如MBA项目、博士项目和大量的学术研究与案例开发项目,要做成世界级是要赔钱的。所以,要做世界级的商学院,一笔巨大的不求任何回报的财政支持是一个必要条件,例如长江商学院有李嘉诚基金会的财政支持。同时,应该强调这项事业更需要企业界的竭力配合,毕竟商业的发展是商学教育的土壤,它能够为商学教育不断提供新鲜的血液。

南开大学校长侯自新说,这仅仅是个开始,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大背景下,有一批优秀企业家在实战中逐渐成长起来是需要时间的。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的再学习再教育是一个必要的环节,南开大学致力于完成的正是这样一项事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MBA教育网 » EMBA教育一种中国模式的可能性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