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大学何桢对话MBA:理性回归,顺应时代,培养“有用”人才

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何桢出席了2018年出席全国MBA培养院校管理学院院长联席会议,畅谈MBA的挑战和机遇。

中国MBA教育,有机遇也有挑战

天津大学前身是北洋大学,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所大学,开辟了中国近代高等教育的先河,天津大学管理经营学部也见证了中国改革开放以后管理学教育的发展历程。今年适逢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天津大学管理经营学部办管理教育的40周年。在这四十年中,天津大学管理经营学部为国家培养了大量的高素质管理人才。

何桢目前主要负责国际交流与合作,以及天大的专业学位项目,其中包括MBA、MPA、MEM、MPAcc等不同类型的项目。此次访谈主要就MBA所面临的未来挑战与机遇发表观点。他说,MBA教育发展至今取得了巨大的成绩,但也有不足的地方。虽然MBA教育为社会输送了大量高素质学生,但也要了解社会是否足够重视,或者用人单位对MBA学生是否给予足够的肯定。

海尔集团首席执行官张瑞敏曾提到过中国MBA学生只会纸上谈兵,动手能力比较差,甚至马云也曾对商学教育颇有微词。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确实应该引起商学院院长以及教授们深入思考。

MBA年轻化,培养方式适应社会需求

现在MBA的新形势是年龄明显的年轻化,很多都是本科毕业两三年后重回校园。年轻化提高了MBA考试的通过率,但由于学员工作经验不足,缺乏管理的悟性和认识,加之现在国内硕士学位授予点增多,学员获得学位的渠道增加等现实,使得MBA不在是提升学位的敲门砖,而是真正顺应社会需求,帮助企业解决实际问题的商学教育。

为什么有些MBA学生在社会上得不到足够的认可?何桢认为,是由于现在MBA的课程体制以及培养模式不能很好的适应社会需求。MBA学生愈发年轻,他们的管理悟性以及所在职位都很低,现在所授的战略管理,领导力等方面知识虽然在工商管理教育中很重要,但却并不能让他们在毕业后直接受用,等到所在职位需要用到这方面知识的时候,现在所学的到那时也许就会过时了。

何桢说,面对这种形势,我国的MBA教育需要对课程体制以及培养模式进行改革。除教指委规定的必修课外,还需要根据社会需求开设相应的课程,在培养MBA学员时要想办法了解社会的需求,看社会对MBA人才的能力素质有什么要求。

实践教学,打造卓越制造

天津大学就根据天津制造业发达的实际情况,开设了卓越制造项目,课程目的以实用为主。还会有整合实践的课程,找出学生在企业中的问题并做成实际项目。教大家遵循DMAIC流程解决问题。

这个流程中D表示define,即将问题界定清楚,M表示measure即测量,如何搜集数据,结果如何衡量,缺陷如何衡量,如何测度这些数据,例如我们反对“拍脑袋”这种决策方式,就是因为这种方式没有数据,有了测量和测度就会有数据,才能进入到下一个阶段,A即analysis,分析阶段,找到问题根本性的原因,并提出相应解决问题的方案,也就是S阶段,即solution,I阶段,即Improve,在提高,改进后进入到C即Control阶段。

在这个流程中有许多具体的工具和方法,天大MBA就会在每个阶段,告诉学生有哪些工具以及如何使用这些工具,并且让他们把这些工具和方法用到实践中去,在每一阶段还要进行项目评审,看一下学生是否真的解决了实际问题。

在课程结束后没有考试,而是采用答辩的形式,每个小组上台汇报,并且说明自己在这个项目中起到哪些作用,做了哪些具体的工作。另外,还会对他们所做工作进行提问,要证明这的确是他在实践中的问题,并且真的得到了解决。大家也会互相评价,这样能真正实现Cap-stone Project。很多学校的Cap-Stone Project做的不是很好,老师没有付出足够的时间以及辅导。而天大MBA的课程教学和项目工作,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保证学生能够真的学会这些工具和方法,从而解决问题。

何桢说,天大MBA学生通过这些项目后都很兴奋,甚至一些学生通过这个项目得到了很好的经济效益。这样真正动手实践,并且做出成效的人才会在业界得到重用。他说:“从书本里走出来的教授娃,所培养出来的MBA娃,是不可能真正受到业界欢迎的。要得到业界的认可,主要的出路就是要和业界有很好的互动,离开了与业界的互动,MBA项目是不可能成功的。”

他还说,现在社会不是不重视,也不是不需要这样的人才。比如在制造业方面,国家提出了“中国制造2025”计划,要求企业高速度发展、高质量发展。但企业、产品以及的质量如何提升都是十分非常迫切的问题,急需专业人才。

但社会中真正专业的人才很少,“任何一个企业都需要人才,但最不缺的是人“。商学院进行MBA教育时,应该培养真的可以帮助社会、企业及其他组织机构提升其管理效率,真正把理论和实践结合在一起的人才。所以现在商学院应该认真去反思,目前面临的一些问题,以及社会对我们的评价是有道理的。

中国MBA理性回归,体现MBA真正价值

这四十多年来,MBA教育一开始学习美国的方式,他说,经过四十多年的发展,有了四十多年的经验,中国应该自信起来,简单的照搬西方的模式是有问题的。比如说在制造方面,让世界震惊的是德国制造和日本制造,但他们并不是MBA的大国,他们MBA的规模和数量都不行,但他们人才的培育体系真正符合了他们的社会的需求和发展。所以不希望商学院为社会培养了一群“没用”的MBA。

现在每个学校都在扩大规模,这是一件好事,但关键在于,我们的MBA的价值到底在哪里,如果不能让学生在学习过程中感受到这种价值,如果社会及用人单位,不能看到MBA学生可以发挥好的作用的话,那么我们的MBA教育就需要调整与理性回归。MBA的院长们应该进行理性地思考。MBA的确给院校带来了可观的收益,但不应该成为赚钱的手段。

何桢在最后说,MBA的理性回归是一个迟早的事情,它基本的使命不外乎培养人才、传承知识、传承文明、服务社会。管理类学科由于其属性,注定是一个应用型的学科,他的理论和实践是分不开的,而且很多的管理理论往往是来源于实践,所以一旦与实践脱节,不单单是MBA教育,而是整个管理学科都会走向死胡同。

更多考研资讯请访问猎鹰教育网:www.leayin.com

广东猎鹰教育集团专注高端教育服务!

更多资讯访问64调剂网 :www.64tj.com

更多资讯请访问广东研招网:http://www.degreedu.com    恒景商学院www.hengking.org

更多资讯请关注华南教育网:www.huananedu.com 恒景教育网: www.hengking.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MBA教育网 » 天津大学何桢对话MBA:理性回归,顺应时代,培养“有用”人才

分享到:更多 ()